1. <small id="i58ww"><kbd id="i58ww"></kbd></small>
      <menu id="i58ww"></menu>

    <rp id="i58ww"></rp>
    <sub id="i58ww"><dl id="i58ww"></dl></sub><sub id="i58ww"><dl id="i58ww"></dl></sub>

    <small id="i58ww"><kbd id="i58ww"></kbd></small>
      <video id="i58ww"></video>

      <source id="i58ww"></source>
      1. <rp id="i58ww"><legend id="i58ww"><tt id="i58ww"></tt></legend></rp>

           首頁 >> 社科關注 >> 本網原創
          中國參與全球治理的實踐與創新
          2022年01月13日 06:3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劉貞曄 字號
          2022年01月13日 06:3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劉貞曄
          關鍵詞:全球治理;氣候變化;聯合國;改革開放;發展中國家;國際社會

          內容摘要:

          關鍵詞:全球治理;氣候變化;聯合國;改革開放;發展中國家;國際社會

          作者簡介:

            全球治理是冷戰結束以后國際政治舞臺上出現的重要議題和領域,但就國際社會面臨的公共事務治理來說,無論在治理議題還是治理領域,全球治理都不是一件新鮮事。早在20世紀80年代末“治理”概念出現前,國際公共事務治理已經成為以聯合國體系為代表的國際組織的核心職能。對于中國來說,由于改革開放前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國家對社會主義國家實行孤立與遏制政策,因此對國際機構的治理事務,中國基本采取拒絕或排斥立場,直到改革開放后才逐漸轉變為謹慎參與、全面參與。尤其是21世紀以來,中國的全球治理實踐在多個議題領域得到進一步深化。2015年后發展議程和《巴黎氣候變化協定》的通過與簽署,實現了中國倡導的治理理念向全球治理主導方案的轉化,中國全球治理實踐進入創新引領新時期。

          全面參與階段的責任擔當與貢獻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全球治理實踐具有謹慎參與和全面參與兩個特征,主要體現為:一方面,中國仍然謹慎地審視和看待由西方主導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另一方面,在積極維護主權利益和政治安全的前提下,中國開始全面參與到全球經濟、環境保護與氣候變化、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控制以及聯合國維和等全球性問題的治理中來,甚至嘗試提出治理倡議并積極推動治理進程。

            在全球經濟領域,1980年初中國先后恢復了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的合法席位,并于1986年迅速啟動了恢復關稅及貿易總協定締約國地位的談判。隨著經濟實力的提升,1994年和1999年,中國就已經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分別提供了1億特別提款權貸款和1313萬特別提款權捐助,并在亞洲金融危機中積極參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貸款援助行動,向泰國和印尼共提供了13億美元的資金支持。在環境保護與氣候變化領域,20世紀80年代,中國主動融入《世界自然資源保護大綱》《國際油污損害民事責任公約》《內羅畢宣言》等重要國際環保條約;20世紀90年代,先后簽署23份雙邊或三邊環境保護合作協定,更加積極參與全球氣候治理行動,成為《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的主要支持者、推動者及首批簽約國。從1995年開始,中國多次參與京都會議前的正式談判,積極批準并履行《京都議定書》。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控制領域,隨著中國在聯合國合法席位的恢復,在核不擴散問題上中國的立場開始調整為謹慎對待。1984年,中國首次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表示不主張核擴散,也不搞核擴散,不幫助別的國家發展核武器。1992年,中國正式加入《不擴散核武器條約》。1998年,中國進一步與國際原子能機構達成保障監督協定附加議定書。在聯合國維和領域,1982年中國開始繳納維和經費,并于1986年補繳自1971年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后至1981年12月31日期間應承擔的所有維和費用。1988年,中國正式提請加入聯合國維持和平行動特別委員會。1989年,首次派遣20名觀察員參加納米比亞過渡時期援助團。20世紀90年代后期,中國持續擴大向多項維和行動派出軍事觀察員、軍事聯絡官、軍事顧問以及工程兵部隊等,現在已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派出維和人員最多的國家。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總結這一時期中國的全球治理實踐,無論國際學術界還是國內學術界,幾乎都將其概括為主動“參與”和“融入”兩個關鍵詞。事實上,改革開放之初中國確有重返國際舞臺的政治經濟訴求,但是,這一時期中國的全球治理實踐不僅僅是“參與”和“融入”。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擁有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位的世界級大國,中國從走上全球治理舞臺開始,就展現了世界大國的政治氣魄和責任擔當,甚至不乏創新的勇氣。

            例如,中國在經濟發展和技術能力并不成熟的條件下,積極參與了1987年《關于消耗臭氧層物質的蒙特利爾議定書》的談判,并于1994年制定了在2010年前實現全面淘汰消耗臭氧層物質的目標;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后,中國在人均GDP不足1000美元的發展條件下,毅然向處于危機中的其他國家諸如日本、新加坡、韓國等承諾人民幣不貶值,并向危機深重的國家提供援助,展現了世界大國的責任擔當。在1992年聯合國環境與發展會議召開前,中國倡議并在北京召開了有41個發展中國家部長出席的發展中國家環境與發展部長級會議,通過了著名的《北京宣言》。通過此次會議,發展中國家在聯合國環境與發展會議前協調了立場、形成了共識,有力地維護了發展中國家的環境利益,中國在此展現了世界大國的政治氣魄。此外,在保護臭氧層的《蒙特利爾議定書》談判過程中,中國外交代表團通過不懈努力,促使大會作出了建立國際多邊基金的決定。在第50屆聯合國大會關于維和行動原則的討論中,中國在不干涉內政、嚴守中立和事先征得當事國同意原則的基礎上,正式提出了不輕易采取強制性行動和反對實行雙重標準的新原則。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后,中國聯合日本等亞洲國家共同發起建立區域性貨幣互換網絡的《清邁倡議》,邁出了彌補國際金融治理機制缺陷的重要一步,這些都展現了中國在推進全球治理進程中的創新勇氣。

          深度參與階段的積極引領與創新

            進入21世紀以后,隨著國家經濟實力的快速提升,中國全球治理實踐從全面參與逐漸發展到深度參與,并開始積極推動相關領域變革。

            在全球氣候治理領域,作為最早制定實施應對氣候變化國家方案的發展中國家,中國以自主減排的方式履行減排義務,主動向國際社會作出可信承諾。2009年,中國在哥本哈根世界氣候大會上向國際社會承諾,到2020年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將降低40%—50%;2014年,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上宣布,中國計劃2030年左右達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控制領域,2004年中國加入了核供應國集團和導彈及其技術控制制度,積極參與和推進朝核六方會談和伊核會談。在聯合國維和領域,中國維和經費承擔比重大幅增加,貢獻的維和經費在2016年已經達到世界第二位。在全球經濟治理領域,中國主動學習適應國際治理規則,2010年已全部履行完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所有承諾。在國際貨幣體系改革中,中國創造性地提出一系列建議,推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將超過6%的投票權轉移給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改革完成后,中國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份額和投票權分別提高至6.39%和6.07%,在世界銀行的投票權從2.77%提高到4.42%,并成為世界銀行第三大股東,這些都大大增強了中國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影響力。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015年后發展議程和《巴黎氣候變化協定》簽署后,中國參與全球治理的實踐邁向一個全新階段,進入全面創新建設和引領變革的新時期。經過持續努力,中國倡導和堅持的國家自主貢獻方案在《巴黎氣候變化協定》中成為核心減排方案。同時,這種國家自主貢獻的治理方案也成為2015年后發展議程的核心。在全球治理實踐中,中國創新性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包含了21世紀新型南南合作和南北合作模式,并在實踐中成為主要國家之間發展戰略對接和國際發展合作的主要內容。目前,中國已與全球145個國家、32個國際組織簽署了200多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除此之外,中國發起創建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截至2021年10月,已批準147個項目,累計投資總額超過289.7億美元,惠及31個域內外成員。同時,設立絲路基金,舉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推動創建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等國際新型發展和融資機制。這些新型發展合作機制的創建,對于引領發展中國家新一輪工業化,推動經濟全球化朝著更加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方向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和“共商共建共享”原則已經得到越來越多的國際認同。2017年,聯合國社會發展委員會第55屆會議通過“非洲發展新伙伴關系的社會層面”決議,“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首次被寫入聯合國決議中;同年9月,第71屆聯合國大會通過的決議中,“共商共建共享”原則與“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一起被寫入大會決議。這說明,中國的全球治理實踐已朝著為全球治理貢獻智慧和價值理念的層面提升,預示著中國的全球治理實踐開啟了新的治理時代,中國已成為國際舞臺上外交更加成熟、戰略更加自信、價值理念更富有時代創新意蘊與智慧的引領者和塑造者。

           

            (作者系中國政法大學錢端升講座教授)

          作者簡介

          姓名:劉貞曄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巖)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精品日韩欧美第3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