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i58ww"><kbd id="i58ww"></kbd></small>
      <menu id="i58ww"></menu>

    <rp id="i58ww"></rp>
    <sub id="i58ww"><dl id="i58ww"></dl></sub><sub id="i58ww"><dl id="i58ww"></dl></sub>

    <small id="i58ww"><kbd id="i58ww"></kbd></small>
      <video id="i58ww"></video>

      <source id="i58ww"></source>
      1. <rp id="i58ww"><legend id="i58ww"><tt id="i58ww"></tt></legend></rp>

           首頁 >> 社科關注 >> 本網原創
          《向導》:中共中央第一份政治機關報
          2021年04月06日 08:3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張樹軍 字號
          2021年04月06日 08:3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張樹軍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他們根據革命斗爭宣傳需要不斷總結經驗,他們編輯、采寫的文章為廣大民眾喜聞樂見,并以大眾化、通俗化的表達形式廣泛流傳開來。這也是《向導》贏得廣大工農群眾擁護與支持,甚至在極端環境下依然能夠堅持出版發行的重要原因。

           

            1922年9月13日,經中國共產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決定,《向導》周報正式于上海創刊,這是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第一份政治機關報。該報主要發表時政評論文章,積極宣傳馬列主義和黨的綱領、路線、方針、政策,大力宣傳反帝反封建思想,積極指導群眾斗爭。它似“黑暗的中國社會的一盞明燈”,為中國人民指明了革命前行方向,是大革命時期國內具有重要影響的刊物之一。

            宣傳民主革命綱領倡導國民革命

            在20世紀20年代的中國,“打倒帝國主義”還是一句嶄新的話語和口號。《向導》自創刊之日起,即用大量事實揭露帝國主義的侵略行為,明確提出“打倒帝國主義”。“國境以內,租界厘然;水陸要塞,大半割讓;各大都會,莫不有外兵的駐扎;長江內河,簡直任外艦橫沖直撞;海關鹽政早已共管,鐵路交通現又繼之;外交內政,無一事能容中國人自主,文化教育也幾乎全歸外人支配。” 帝國主義列強在政治上侵犯中國主權,破壞中國獨立,扶植中國封建勢力和買辦勢力作為它們統治中國的代言人;在經濟上強迫中國支付大量戰爭賠款,通過不平等條約控制了中國經濟命脈;在思想上文化上對中國人民進行奴役,使中國人民在精神層面處于被動地位。在這樣艱危的局勢下,《向導》堅持高舉民族革命旗幟,通過揭露帝國主義的侵略本質,激發中國人民的革命斗志,經過近兩年集中系統的宣傳,“打倒帝國主義”的口號得到了國人普遍認同。

            深刻揭露封建軍閥賣國求榮的罪惡行徑是《向導》所刊文章的重要特點。這些文章內容涉及:出賣青島、威海衛、天津租界的部分主權;應帝國主義要求,下令不準群眾進行反帝游行示威,免除帝國主義應繳的紙煙稅,不顧中國民族工業發展和廣大棉農利益,把棉紗低價賣給帝國主義;等等。在揭露軍閥大肆出賣民族利益、出賣國家主權的同時,《向導》指出軍閥戰爭給人民帶來了極大災難。1924年,江浙戰爭爆發,《向導》第20期刊發的《統一的國民運動》作出評論,不管雙方“出兵宣言”中如何“詞嚴義正”地大講“正義與民意”,這次戰爭實質只能是“直與反直的軍閥戰爭”,只能是“帝國主義與軍閥重苦吾人民較前更大的慘殺”。其結果不論是誰取得勝利,都是軍閥統治,“外力侵入斷送國家生命的慘痛都是有加無已”。軍閥之間無休止的混戰,“戰地人民所受奸淫擄掠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痛苦,豈是十年廿載所能恢復?”

            苦難深重的中國,如何才能擺脫困境、奔向光明?《向導》倡導進行國民革命,這不僅能夠解決當時中國社會兩大基本矛盾——帝國主義和中華民族的矛盾、封建主義與人民大眾的矛盾,還準確地反映了參加革命的廣泛性——全體“國民”。為此,第20期刊發的《統一的國民運動》指出,要打倒軍閥,“必須是各階級各部分爭自由爭民權的各種勢力,在一個統一的目標之下集中起來,成功一個有組織的廣大的國民運動,才有充分反抗軍閥的力量”。“國民革命是中國目前所急緊所可能的工作,只有國民運動能打倒軍閥,開辟我們共產運動的途徑。”根據中國基本國情和歷史發展進程,《向導》大力宣傳中共二大制定的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綱領,倡導進行國民革命,積極開展工農運動,推動了全國革命形勢的發展。

            積極探索中國革命的基本問題

            《向導》在創刊號中明確指出,中國革命的對象是國際帝國主義和封建軍閥,革命的任務是建立“統一、和平、自由、獨立”的中國。在此基礎上,《向導》又作了具體分析:“各資本主義先進國家的民主革命,可以說完全是對內的革命,他的敵人只有一個,就是封建階級。殖民地半殖民地的革命則不然,不僅是對內的革命,而且是對外的革命。他的敵人有兩個,一個是封建階級,一個是外國帝國主義。”不僅如此,《向導》還對中國的資產階級作了分析,官僚買辦資產階級和當時國家政權緊密結合在一起,它們占有壟斷資本,依附于帝國主義,又與封建勢力密切聯系,因而反對革命。所以官僚買辦資產階級是“帝國主義的附屬品,是站在被革命的地位”。民族資產階級因資金少、缺乏原始積累和技術人才而先天不足,后天又在帝國主義和封建軍閥雙重壓迫下艱難發展,但它們是贊成革命的。從中可見,《向導》已經科學分析了近代中國的階級結構,把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產主義看作“革命之絕對的對象”。

            《向導》認為,中國革命的領導者必須是無產階級,并進行了系統論證:“中國工人階級是新生產力的代表,他是富于集合力與決戰力者……工人階級是最富于革命性的,特別有指導中國國民革命之資格。”進而言之,中國工人階級深受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三重壓迫,“工人階級不僅在決戰的心理上是不妥協的革命者,并且在客觀上也富有能夠革命的力量”,是“一切革命階級的領導”。同樣,中國農民“所受的壓迫,所受的剝削,其生活的困苦,可以說在全世界上是無比的”,“中國農民的革命性,比現在世界任何國家的農民要強烈,特別是那班貧農”。國民革命統一戰線要以農民為“基本隊伍之一”,農民是國民革命的主力軍。對無產階級領導權的深入分析,對農民階級所處境遇和其在革命運動中重要地位的恰當概括,表明《向導》對中國革命有了深刻認識。

            中國到底要建立一個什么樣的國家?在這個問題上,以五卅運動為界,《向導》經歷了兩個不同的認識階段。五卅運動之前,《向導》強調“造一個真正獨立的中華民國”,把希望寄托在國民黨身上。因為辛亥革命失敗了,資產階級共和國的方案在中國沒有實現,國民黨應該“起來領導國民爭取政權”,“造成民族的民主的統一的國家”。五卅運動之后,《向導》的認識發生了轉變,在向中國人民介紹巴黎公社的歷史意義及經驗教訓時,特別介紹了其政權建設思想,指出巴黎公社最偉大的歷史意義在于它是“第一個無產階級國家之模型”,說明無產階級“能夠奪取政權并能夠建設新的國家”。這不僅豐富了我們黨關于武裝奪取政權的理論,還對當時革命斗爭特別是后來政權建設具有重要意義。自此以后,我們黨開始把建立國家政權的任務鮮明地揭示出來。

            積累辦好黨報、做好宣傳的豐富經驗

            《向導》的編者和作者多系黨的重要領導者,他們理論修養較高,斗爭經驗豐富。如首任主編蔡和森,留學法國時就系統學習了馬克思主義,閱讀了《共產黨宣言》《人道報》等百余種馬克思主義書報,打下了堅實的理論基礎。他綜合分析了各種主義之后,堅信改造中國和世界的對癥良方只有科學社會主義。他主張理論聯系實際,認為馬克思主義要應用到各國實際。為此,他經常深入實際調查社會,研究革命運動的現狀和未來。再如第三任主編瞿秋白,既是中國共產黨早期領導人之一,也是杰出的新聞工作者。他在《向導》刊發的政論文章《密切依傍于實際》,語言表達生動,闡釋道理清晰易懂,表達思想深刻透徹,“至今依然散發著光輝”。他曾以多個筆名撰寫政論、時評65篇,為“寸鐵”欄目寫雜感10篇 ,還以“記者”名義3次答復讀者關于階級斗爭問題的討論。《向導》的編輯人員也是其主要撰稿人,如高君宇、張太雷、向警予、羅章龍、鄭超麟、趙世炎、尹寬等,他們既負責編輯、組稿、通訊和聯絡工作,也負責寫稿,常用“記者”名義寫“按語”或回答讀者來信。從中可見,他們既具有忠誠的信仰追求、深厚的大眾情懷,又具有深刻的社會觀察力、科學的思辨能力與論述水平。

            《向導》的編輯和作者在革命斗爭與宣傳中,逐步認識到中國革命主力是工農大眾。《向導》在《敬告本報讀者》中宣稱,它是“中共政治機關報”,又是“中國民眾的喉舌”,是“真正代表中國民眾利益的報紙”,“是中國苦同胞的忠實好友”。《向導》還開辟“讀者之聲”專欄,聽取廣大讀者的批評和建議,反映工農群眾的呼聲與要求,號召工農大眾團結奮斗。為此,他們經常深入群眾,真實了解他們的思想狀況、生活水平,根據實際情況策劃易于理解、樂于接受的宣傳內容和形式,積極提倡報紙大眾化、通俗化。比如,新聞報道簡明真實,描述生動形象,材料選取精當;評論或政論文章分析具體,闡釋透徹,大多依據國內外時事特別是重要典型事件,詳細論述其起因、經過、意義及影響,從而逐步形成貼近民眾、通俗易懂的文風。由此可見,《向導》的編輯和作者,始終立足人民群眾、面向人民群眾,他們筆下沒有空發議論、坐而論道的八股文,也沒有離題萬里、不切實際的空洞文章。他們根據革命斗爭宣傳需要不斷總結經驗,他們編輯、采寫的文章為廣大民眾喜聞樂見,并以大眾化、通俗化的表達形式廣泛流傳開來。這也是《向導》贏得廣大工農群眾擁護與支持,甚至在極端環境下依然能夠堅持出版發行的重要原因。

            1927年7月,《向導》被迫停刊,歷時近5年,共出版201期,載文1400余篇,累計300多萬字。《向導》始終把宣傳黨的綱領和政策放在首要地位,經歷了第一次國共合作的建立和破裂、大革命興起和失敗的整個過程,是中共早期報刊中存在時間較長、能夠連續出版的一份刊物,包含內容極其豐富,是研究我們黨早期理論和思想傳播的重要資料。

           

            (作者單位:中央團校習近平青年工作思想教研部)

           

          作者簡介

          姓名:張樹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賽)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精品日韩欧美第3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