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i58ww"><kbd id="i58ww"></kbd></small>
      <menu id="i58ww"></menu>

    <rp id="i58ww"></rp>
    <sub id="i58ww"><dl id="i58ww"></dl></sub><sub id="i58ww"><dl id="i58ww"></dl></sub>

    <small id="i58ww"><kbd id="i58ww"></kbd></small>
      <video id="i58ww"></video>

      <source id="i58ww"></source>
      1. <rp id="i58ww"><legend id="i58ww"><tt id="i58ww"></tt></legend></rp>

           首頁 >> 社科關注
          2021年史學理論與史學史研究發展報告
          2022年03月07日 09:3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于世華 字號
          2022年03月07日 09:3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于世華
          關鍵詞:史學理論;史學史

          內容摘要:

          關鍵詞:史學理論;史學史

          作者簡介:

            2021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2021年2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上講話時指出:“‘雖有智慧,不如乘勢。’了解歷史才能看得遠,理解歷史才能走得遠。要教育引導全黨胸懷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樹立大歷史觀,從歷史長河、時代大潮、全球風云中分析演變機理、探究歷史規律,提出因應的戰略策略,增強工作的系統性、預見性、創造性。”在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論述指引下,中國史學理論和史學史研究機構組織了一系列研討會和專題討論會,推出了一批有價值的最新研究成果,在馬克思主義史學理論學術史考察、歷史理論與史學理論關系、全球史學史和中國史學史研究等方面,均取得了新的進展。

          馬克思主義史學理論研究平穩發展

            回顧百年大黨發展歷程,學者不約而同從不同視角審視馬克思主義史學理論的歷史啟示和最新進展。陳其泰考察了20世紀馬克思主義史學和新歷史考證學之間的學術關聯、馬克思主義史家如何對待歷史考證,以及重視考證對于學風建設有何重要意義。他認為,馬克思主義史學是以唯物史觀基本原理為指導的學術流派,新歷史考證學是以重視搜集史料和嚴密考證為特征的史學流派。而馬克思主義理論強調重視事實和“求真”的思想,與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思想精華“實事求是”是互相貫通的。馬克思主義史家對新歷史考證派的學術成就予以高度評價。比如,郭沫若對王國維的著作就有很高的稱譽,認為其“遺留給我們的是他知識的產品,那好像一座崔巍的樓閣”。馬克思主義史家以精審考證的成果推進學術發展的最佳范例當屬郭沫若和范文瀾。李紅巖認為,20世紀20至30年代發生的中國社會性質問題大論戰,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進程中具有話語之源與理論準備的意義。對于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理論、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社會科學來說,這場論戰均具有塑造話語體系的作用和意義。論戰的過程,也就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全面進入中國知識領域的過程。當代馬克思主義學術的任何一個學科的發生與最初發展,無不直接或間接地與這場論戰有關。中國社會性質問題大論戰還為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當代中國人文學科塑造了基本話語方式與理論架構,從而在質的規定性上塑造了當代中國學術的基本形態與范式。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以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指導為根本標志,馬克思主義對于中國的適用性、真理性及其對于中國文化自信的新的培植性,不僅經歷了實踐檢驗,而且經過了學理驗證。《史學理論與史學史學刊》組織了“紀念中國共產黨誕生一百周年”專題文章。其中,周文玖提出,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理論是馬克思主義史學的先導,是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史學相結合的產物,而在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理論發展史上,李大釗的《史學要論》具有奠基石的意義,翦伯贊的《歷史哲學教程》是初步形成的標志。毛澤東關于歷史與史學工作的論述,是馬克思主義史學理論發展的重要指針。改革開放后,馬克思主義史學理論在學科化建設方面成績顯著,進入守正創新的21世紀,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的馬克思主義史學理論體系是時代提出的新命題。

            張杰認為,蔡和森的《社會進化史》是中國第一部以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為根本方法寫成的社會發展史著作,也是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奠基時期的重要著作之一。這部著作以《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為藍本,將《共產黨宣言》《資本論》《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國家與革命》等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的主要觀點融貫其中,較系統地闡釋了人類社會發展動因、發展規律和發展方向,以及人民群眾是歷史的創造者等唯物史觀的基本理論,并嘗試運用唯物史觀分析中國歷史現象,在歷史與現實的結合中促進了唯物史觀的研究與傳播,為推動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發展作出了不可替代的貢獻。因此,在20世紀20年代馬克思主義著作尚很少有中譯本的歷史時期,《社會進化史》堪稱學術經典著作。周勵恒提出,李大釗的《史學要論》和翦伯贊的《歷史哲學教程》是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理論發展史上兩部里程碑式的著作,具有重要的學術地位。《史學要論》誕生于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初期,《歷史哲學教程》問世于中國社會史大論戰之后的抗戰初期。兩部著作產生于不同時期,反映了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理論從奠基到充實、從學理闡釋到參與社會改造的進展。李大釗的史學理論著述,為中國史學開辟了新的道路,為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奠定了理論基石。因此,在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的學術譜系中,李大釗都應被尊為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的創始人。

            汪兵認為,胡繩關于中共黨史學理論和方法的科學闡釋,對黨史研究和黨史學科建設影響深遠。其邏輯基礎是基于他對黨史學科性質和黨史研究視野的闡釋,其主體內容包括黨史研究的指導思想、黨史研究的史學范式、黨史研究的歷史主義和黨史研究的社會功能四個方面。其深遠影響主要表現為對黨史學理論和方法內容的豐富和對黨史研究“中介理論體系”的完善。考察這兩個基本理論問題,就成為探討胡繩關于黨史學理論和方法闡釋的重要前提,從中能夠審視黨史學理論和方法研究在整個黨史學科體系構建中的價值與意義。

            陳峰認為,關于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史的書寫,長期以來基本遵循以中國為中心的模式,以中國學者的中國史研究為主體,至于與域外學術的關聯互動則被作為邊緣因素、次要方面來處理,歸入中外史學交流、西方史學在華傳播的范疇。這種做法一方面突出了中國史學的主體性,另一方面也導致了國際性視野的缺失和對域外因素的低估。域外學術是構成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生成演變的一個不可或缺的要素。馬克思主義史學是一個世界性學術潮流,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史是其中的一部分。在本土化、中國化漸成主流的趨勢下,域外學術值得我們借鑒。

            汪榮祖認為,盡管馬克思主義在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受到敵視,但在學界一直是不容忽視的學說,史學方面的研究雖然相對較少,但馬克思主義史學仍是西方尤其是歐洲史學界的一大流派,出了不少名家與名著。馬克思主義史學在西方雖然歷經風雨,但發展依然呈現蓬勃之態,唯物史觀仍然是歷史研究難以忽略的理論。展望未來,西方馬克思主義流派勢必會順應時代而發展,而其發展動力更有賴于中國馬克思主義學者的努力。董欣潔考察了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的世界史話語。她認為,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的世界史話語,是指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研究者在世界史領域的闡釋和論斷。這些闡釋和論斷蘊含在研究者各自的論著之中,體現了中國學者對中國與世界關系的定位判斷,同時也反映出中國史研究和世界史研究長期的、復雜的共生關系,但至今學界對此關注還遠遠不夠。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的世界史話語是對這一世界變革進程的理論闡述,其基本特點是將民族性和世界性較好地融為一體。這種話語探討是在中外歷史比較中發展起來的,為世界史學科形態構建提供了基本理論框架和分析方式,即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社會形態理論和世界歷史理論,對人類歷史進行縱向和橫向的綜合研究。這種話語探討從人類社會的生產和交往兩種基本動力出發,闡明了資本主義的歷史階段性,闡明了人類社會的進步趨勢蘊含在世界歷史的階段性和連續性、特殊性和一般性的雙重辯證統一之中,顯然將在新時代構建中國特色歷史學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的具體研究中發揮更大作用。

          西方史學思想及全球史研究穩步推進

            西方史學理論研究方面總的特點是與西方思想史研究相結合,在翻譯出版各種外文著作的同時,重點對20世紀以來的史學思潮與人物進行分析研究。

            王晴佳探討了昆廷·斯金納的史學理論思想。作為當代世界思想界的重量級人物,斯金納的《近代政治思想的基礎》闡釋了文藝復興和宗教改革時期歐洲著名思想家的論著如何形塑了近代國家的政治和社會,同時,他也在積極探討史學理論和方法的創新。斯金納與美國哲學家羅蒂等人共同編著《歷史中的哲學:哲學中的史學論文集》,集中反映了斯金納的史學理論特點。斯金納在《消極思想的自由:哲學和歷史的視角》中,通過梳理“消極自由”的歷史脈絡,提出對哲學概念的思考和理解需要借助歷史。斯金納承認,馬克思主義對社會科學研究有著重大影響,至今依然如此。《史學理論研究》2021年第6期發起了題為“當代西方史學理論問題再思考”的圓桌會議。董立河認為,當前人類正在經歷的“前所未有的變化”,以及有可能很快到來的奇點式事件,重新激發了人們對自己生存意義的憂思和焦慮。西方學界發起的有關歷史性未來的討論,其實是這種有關人類終極意義的廣泛思考在史學理論領域的一種反映。這種新的思辨的歷史哲學相較于同時代和現代的體系,主要有以下三個特征:歷史性、實證性和跨學科性。不存在思辨的歷史哲學的“復興”,因為它從未消亡。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前所未有之變化”,需要重講宏大敘事,一些理論家再度顯示出對宏闊歷史觀念的熱情,呼喚一種新的思辨的歷史哲學,并希望它能夠同歷史研究聯起手來,一起迎接生態和科技前景所隱含的挑戰。顧曉偉考察了西方歷史哲學的發展歷程和脈絡,他認為,西方理論界傾向于把歷史理論與史學理論分開,但二者并非那么截然分立,而是經歷了一個由合到分再到當前重新整合的過程。歷史與史學總是“變”與“常”的統一體,時間進程的新變化催生了歷史書寫的變革。在前所未有之大變局的新時代,探討史學理論問題已迫在眉睫。劉耀輝對《英國學派與歷史學家》一書發表書評,評估了霍布斯鮑姆的史學思想價值。霍布斯鮑姆作為英國著名的馬克思主義史學家和享譽世界的史學家,在近現代歐洲歷史進程、勞工運動、民族主義、帝國主義、馬克思主義理論等眾多主題上發表了真知灼見,產生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從霍布斯鮑姆的進步史觀和全球史觀,我們可以觀察西方進步史觀和全球史觀的演進,通過比較霍布斯鮑姆和英國其他馬克思主義史學家之間的差異,可以看出其思想仍有歐洲中心主義的痕跡。霍布斯鮑姆不反對史學的價值判斷和價值導向,這也體現了史學的社會政治功能。

            倪凱指出,戈登·柴爾德是西方著名的馬克思主義史前史家與考古學家,新石器時代革命、城市革命、文化考古學的許多基本原則與史前史的綜合理念都歸功于柴爾德的貢獻。柴爾德用馬克思主義理論解釋歷史的進程,形成了自己辯證的歷史進步觀。柴爾德強調辯證的演進與螺旋式上升,強調建立在模仿與創新基礎上的文化擴散與傳播,強調發明與發現對社會積累的基礎性作用。柴爾德關于歷史進步的闡釋相較于之前猜測性的闡釋要更加科學。但由于時代的局限和考古技術的限制,柴爾德提出的很多觀點、進行的歷史分期以及所使用的史料,存在著諸多不嚴謹的地方。作為一種歷史理論,柴爾德的進步史觀向我們展示了一幅基于唯物史觀的歷史進步的畫面。研究柴爾德的進步史觀,有助于我們更好地認識歷史進步的規律性運動,豐富馬克思主義史學理論的內涵。姚漢昌評析了丹尼爾·沃爾夫的《簡明史學史:從古至今的全球歷史編纂學》。他認為,《牛津歷史著作史》《全球史學史》和《簡明史學史》構成沃爾夫全球史學史研究的三部曲。其中《簡明史學史》作為他的最新作品,有助于進一步推動全球史學史理念的傳播。沃爾夫以全球視野來審視歷史學在人類各主要地區的發展,弱化了西方對歷史學產生與發展的作用,強調了史學的普遍性。此外,相較于以區域為中心的史學史模式,全球史學史的模式更加適合當今日趨一體化的世界。

          中國史學史研究方面新論頻出

            關于中國古代史學、近代史學以及史學史學科的發展趨勢,近年來推出的成果頗多。特別是中國古代史學史研究日益走向細密,出現了一些新的視角和研究領域。

            張越回顧了近40年來中國古史分期問題。他認為,古史分期問題一直是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最重要的核心問題之一。在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從開始形成到今天的90多年中,中國古史分期問題一直占據著其他問題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并形成了數次極具規模的熱潮。較之以往的研究,近40年來中國古史分期研究和討論的情況具有一些明顯的新特點,如“無奴論”的再度崛起和中國古史分期“新說”涌現。“封建”名實問題的討論促使學者對五種社會形態理論框架中的中國古史分期問題進行了更深入的思考,而任何對中國古史分期問題的學理分析都離不開史實的支撐、史料的依據、理論的引導和現實的考量。

            曲柄睿認為,天與人的關系是先秦史論的基礎。關注天人關系,關注人自身命運與茫然莫測的天意之關系,關注個體存在與自然界之間的關系,是先秦史論產生的最基本原因。天人關系的內容包括:如何認識天與人之間的聯系,如何認識天文星象運轉與人類世界運行的關系,如何把握人的生命并使之與天建立關聯。隨著人們抽象思維的發展,天人關系又演化出一個重要的變例,即人與自然要素(陰陽五行)的關系。由此,分別形成了解說天人關系的天命觀、天道觀和道論觀,三者互相影響、互相羼雜,共同存在于先秦的思想環境和社會意識中,互相影響又互相補充,既成為史論產生的思想土壤,又作為史論的論證對象被反復提及。

            瞿林東提出,《新唐書》著者對唐代史學的評價多有失實乃至錯誤之處,對唐代史學持貶損乃至否定的傾向。而《新唐書》卷132 后論則集中地反映出《新唐書》的這一基本傾向。它不僅把唐代史學說得毫無可取之處,而且還用曲解劉知幾《史通》和污蔑韓愈《順宗實錄》的手段,以“證成”己說,致使后人讀來輕則產生困惑、重則導致誤解。因此,把這些問題提出來予以辨析、澄清,是十分必要的。瞿林東舉出事例,說明相關人選和體制設置的必要性,但這些問題不影響《新唐書》在整體上作為一部優秀歷史著作的價值。在中國史學的編撰史上,既有寶貴的經驗,也有嚴重的教訓,總結這些經驗和教訓,對于當今史學的發展有積極意義。

            劉小龍考察了《明實錄》對建文朝科舉的書寫,認為《明實錄》書寫的建文朝科舉,既缺乏三級科舉考試的正面記載,又大體掩蓋了附傳傳主建文年間科舉中式的信息,表現出實錄對建文歷史的諱飾。值得注意的是,史官在實錄編修中采用春秋筆法披露了建文朝科舉的蛛絲馬跡,使得相關史事并沒有在“國史”話語體系中完全被湮沒。這反映出史官與君主在建文歷史的認識、評價方面,存在一定的差異,此種現象并非晚明才出現,而是明初已露端倪。牛潤珍等提出,史官議敘制度是清代文官獎勵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用以激勵參與纂修史書的史官。清代文官多以修書議敘,修書又以史書為主,史官參與修史獲得議敘逐步常態化、規范化、制度化。清承明制,將議敘范圍擴大,運用于史館修史,形成修史機構議敘管理機制。這一制度吸引了大批士人投身修史活動,有效保障了清代大規模官方修史的順利進行,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士人職業觀念的改變,并由此帶來士人職業觀念上的積極變化。王記錄提出,清代乾嘉時期是經史之學互動最密切、融通最深入的時期。在治學實踐上,崇實黜虛的經學理念影響史學,形成了重考輕論的史學風尚;小學治經的方法滲透到史學領域,使史學更具實證性;對《春秋》筆法及正統論的厭棄,形成了重史實、輕筆法的歷史編纂學。與此同時,史學也影響到經學的發展,人們以史學經世思想豐富經學的思想內涵,經史用世觀念涌動;以史事考經籍之正誤,借助史學解決經學問題。在理論探討上,乾嘉學者秉持“經史無二學”的經史關系論,提出經史同源思想,梳理反思經史相分的過程,倡導經史并重。經史之間的這種互動和融通,使史學烙上了經學的印記,經學具有了史學化的傾向,經史之學均回歸理性,開始向近代學術邁進。乾嘉經史之學的互動,打通了經史間隔,由經入史,人們以治經方法治史,完善了治史方法,形成了一套可以操作的涉及文字、訓詁、版本、校勘、辨偽、考證等眾多學科的董理歷史文獻的方法體系。這是一套行之有效的考辨史料的方法,運用這些方法,乾嘉學者考文征獻,克服了以往史家依靠個人學識主觀先驗地憑事理推測史事、鑒別史料真偽的局限,推動了史學的實證性和客觀化,直接影響到20世紀的新歷史考證學。樊麗莎等認為,由于缺乏對游牧經濟的了解,司馬遷在《史記·大宛列傳》中對西域“行國”的記述,將西域定居與非定居的牧業民族差不多全部解釋為與匈奴“行國”同俗的游牧民族。考古資料表明,古代月氏、烏孫、回鶻等從事畜牧業的河西民族,并非純粹的游牧業經濟,而是呈現出季節性輪牧的特點。司馬遷的“行國”史觀出自農業民族士人對牧業民族生業方式的認知,由于受各種條件所限,未能準確區分西域、漠北、河西地區牧業經濟的區別,未能將游牧與定居的畜牧業區分開來。后世史家大都承襲了司馬遷“行國”史觀,致使這一史學傳統一直得以延續,對今天的相關研究造成了影響。汪高鑫等認為,周代是先秦史官制度日趨成熟時期。周代史官類別眾多,而以太史、內史、外史、小史、御史為主。其中最活躍者當為太史和內史,其主要職能是典禮,也包括文獻保管以及記事等。周代史官制度繼承了先秦史學的直書觀,直書成為當時史官記事普遍尊奉的原則,或者說是“當時史官所應當共同遵守的法度”。所謂“君舉必書”“君作而順則故之,逆則亦書其逆也”,即是這種直書其事的真實寫照。在周代史官制度的實踐過程中,培育出了獨具特色的史官精神,具體體現為參與建設和維護禮樂文明的經世精神、追求史實之真與道義之真的求真精神和彰顯人文價值的理性精神。這些史官精神不但造就了先秦光輝燦爛的史官文化,也對后世中國史官制度與史學的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

            中國近代史學研究方面,庾向芳提出,民國時期清史學體現了東西方文化激烈碰撞下轉型期中國史學的特征,其中清史的書寫呈現出官修史書與私家撰述并進,紀傳體、編年體與章節體等編纂方式共存,天命史觀、進化論史觀、唯物史觀等多種歷史觀交相輝映的錯綜復雜的圖景,成為民國時期清史著述最顯著的特點。由此,民國清史學以其鮮明的轉型期史學的特征,成為中國新舊史學一個重要的分界線。劉澍考察了晚清士大夫對古埃及的歷史書寫,認為晚清士大夫表現出對古埃及史的濃厚興趣,在紀年方面,他們把古埃及年代與先秦紀年接榫,在書寫過程中表達了自己的歷史觀。就物質層面,晚清士人對古埃及的金字塔和木乃伊特別關注。就典籍層面,晚清士人被掌握話語霸權的西方人誤導,誤以為承載古埃及文明的亞歷山大圖書館被阿拉伯人焚燒,從而對阿拉伯人口誅筆伐。就文明層面,晚清士人在埃及文明哺育希臘羅馬文明的基礎上,將拉克伯里的“中國人種西來說”進行改造,構建出埃及文明源于中國的說法。這樣的西學中源循環說為晚清中國學習西方文明提供了理論依據。晚清士人寫古埃及史,希望中國可以從中找出可資借鑒的答案。張誠在《埃及略說》中就提出,學習西方是必需的,然而,如果一味照搬照抄西方,最終也可能亡國,借鑒外國制度必須立足于本國國情,這可以說是埃及歷史給晚清士人在政治方針上的最大啟迪。

            鄧銳指出,中國古代所稱“史學”與今天所說的“史學”并不是同一個概念。中國古代史學有自身特殊的形態,既不同于西方古代史學,也不同于近代以來的中國史學。中國古代的史學涉及四部之學,又貫通文學和哲學,主要包括敘事、義理與考證三個基本方面。中國古代史學的這種獨特形態使其具備了崇高和獨特的知識價值與文化地位。江湄提出,中國史學上的“正統論”,是理解中國文明的關鍵概念。正統論,就是在歷史編纂中怎樣紀年以敘事?用什么標準來標記歷史時間?這其實是一個如何為歷史立法從而為人間立法也就是為宇宙天地立法的大問題,所以說,“正統論”具有中國文明“元敘事”的意義,它是用一套歷史哲學來講的政治哲學,又安置于一套宇宙論中,其中蘊含著一整套文化價值原理,承載著中國文明的基本精神結構,關乎中國文明整體性的自我認識、自我想象和自我意義賦予。通過考察早期歷史上的大一統、正閏說以及后期的道統與正統,她認為中國歷史之所以具有一種持續的向心力,有著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大勢,正統論中的文化價值——將合于天下的“中國”的綿延永續作為神圣信仰,是一個觀念上的關鍵性原因。因此,正統論作為中國文明的元敘事,作為一種歷史哲學,還是有思想生命力的。

            趙慶云從馬克思主義史學史角度對概念史研究進行考察。他認為,引入概念史的研究視角,借助概念史的理論資源與方法工具,是馬克思主義史學史研究中一個有待深入開掘的方向,也是具有潛力的學術增長點之一。同樣,馬克思主義史學的一些關鍵概念,兼具學術性與意識形態屬性,概念、文本、語境、思想、意識形態等概念史研究最核心的要素都沉淀在馬克思主義史學研究的實踐之中,馬克思主義史家及其史學著作也為概念史研究提供了極佳素材。馬克思主義史學的活力在于其總能呼應時代關切,與時代共振,因而對其史學實踐的概念研究,亦有必要結合社會政治變遷以把握概念的歷史語境,梳理其淵源流變。構建史學體系還須從概念著手,對馬克思主義史學關鍵概念的梳理解析無疑是前期基礎工作。歷經百年的發展,馬克思主義史學的一些關鍵概念至今仍然保持著相當強的解釋力與活力,仍在今日的歷史敘事中發揮著關鍵作用,但也有一些史學概念受到質疑,對此類概念的研究,應更側重于對概念作認識論方面的探討。

            周國林認為,唯物史觀對張舜徽史學研究產生了深刻影響。新中國成立后,張舜徽認真學習馬克思主義史學理論,關注中國古代社會分期等重大理論問題,對各階級的生存狀況和社會地位做出科學分析;充分肯定勞動人民是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創造者,人民對統治階級壓迫的反抗是推動社會前進的動力;歷史人物評價中以順應形勢需要的標準評價政治人物,以弘揚文化傳統的標準評價思想文化界人物,以增進社會福祉的標準評價其他歷史人物。他的“必以歷史唯物主義觀點統率一切”的學術思想,值得認真體悟并加以弘揚。

            時培磊通過對2010—2019年國家社科基金中國史學史的立項項目的考察發現,中國史學史學科的發展趨勢表現在加強與時代的互動、培育學術新人、增強團隊合作,以及積極探索跨學科的綜合性研究。中國史學史的立項課題呈現出多角度的新探索,主要表現在:中國史學史的重要問題和長期關注的熱點仍在立項中受到重視。其中,馬克思主義史學史是中國史學史研究中的熱點問題,國家社科基金的立項也體現出這一點;中國史學史的立項課題體現出對基礎文獻史料搜集、整理和研究的重視,以及中國史學史研究視角的創新和研究領域的拓寬。

            新時代的史學理論研究大有可為,特別是在黨的創新理論指導下,深化理論思考、強化時代面向、超越以往的研究水平與格局,還有較大的學術努力空間。總體上看,史學理論及其與史學史的結合研究有待進一步加強,尤其是在推出有思想穿透力的精品力作方面,尚需繼續努力。目前,一些論文仍存在創新性不足、重復老話乃至概念使用不準確等問題。展望2022年,我們期盼史學界繼續以構建新的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為目標,樹立大歷史觀、大時代觀,強化理論思維,融通學術資源,將思想與史學研究緊密結合起來,推出能夠真正代表新時代水平與氣象的史學理論成果。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史學部)

          作者簡介

          姓名:于世華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閆琪)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精品日韩欧美第3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