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i58ww"><kbd id="i58ww"></kbd></small>
      <menu id="i58ww"></menu>

    <rp id="i58ww"></rp>
    <sub id="i58ww"><dl id="i58ww"></dl></sub><sub id="i58ww"><dl id="i58ww"></dl></sub>

    <small id="i58ww"><kbd id="i58ww"></kbd></small>
      <video id="i58ww"></video>

      <source id="i58ww"></source>
      1. <rp id="i58ww"><legend id="i58ww"><tt id="i58ww"></tt></legend></rp>

           首頁 >> 哲學 >> 來稿首發
          遺忘存在,還是遺忘善? ——海德格爾與列維納斯對西方哲學危機的不同診斷與應對
          2022年06月28日 17:5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李秀偉 字號
          2022年06月28日 17:5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李秀偉
          關鍵詞:海德格爾;列維納斯;西方哲學危機;生活與世界;哲學;存在

          內容摘要:2022年6月25日,上海交通大學人文學院哲學系/歐洲文化高等研究院、邊界哲學社主辦的“生活與世界”系列講座以線上方式舉行。本次講座特邀中山大學哲學系朱剛教授擔任主講,講座主題為“遺忘存在,還是遺忘善?——海德格爾與列維納斯對西方哲學危機的不同診斷與應對”。巴黎索邦大學哲學系尚靜擔任評議人,上海交通大學人文學院哲學系蔡文菁主持講座。

          關鍵詞:海德格爾;列維納斯;西方哲學危機;生活與世界;哲學;存在

          作者簡介:

            中國社會科學網訊(記者 李秀偉) 2022年6月25日,上海交通大學人文學院哲學系/歐洲文化高等研究院、邊界哲學社主辦的“生活與世界”系列講座以線上方式舉行。本次講座特邀中山大學哲學系朱剛教授擔任主講,講座主題為“遺忘存在,還是遺忘善?——海德格爾與列維納斯對西方哲學危機的不同診斷與應對”。巴黎索邦大學哲學系尚靜擔任評議人,上海交通大學人文學院哲學系蔡文菁主持講座。

           

          中山大學哲學系朱剛教授擔任主講,講座主題為“遺忘存在,還是遺忘善?——海德格爾與列維納斯對西方哲學危機的不同診斷與應對”

           

            遺忘存在,還是遺忘善——何以會成為一個問題?進而會成為西方哲學的危機?在講座伊始,朱剛首先介紹了這一問題提出的背景。他指出,這一問題提出的預設前提是要追問:對于哲學來說,究竟存在是首要的、根本的,還是善才是首要的、根本的?即構成哲學之基本問題的,是存在的問題,還是善的問題?而對這一問題的回答取決于怎樣理解我們自己——人,哲學的危機是表面的,問題的實質是如何理解人自身,這關涉的是人自身的危機,即我們是否已經遺忘了該如何理解我們人自身?對西方哲學危機的診斷,海德格爾認為是存在的遺忘,列維納斯則認為是善的遺忘。

           

          中山大學哲學系朱剛教授 

           

          上海交通大學人文學院哲學系蔡文菁主持講座

           

            在第一部分,朱剛論述了存在與哲學的關系,以及存在的遺忘與西方哲學之危機問題。他指出,在海德格爾看來,“存在”與“哲學”本質相關。從希臘傳統看,存在(存在者)成為哲學的首要問題,哲學所要探求的就是面向存在問題。亞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學》中說,“存在是什么,換言之,實體是什么……都是一個不斷追尋總得不到答案的問題。”由此,存在成為形而上學問題。

            而海德格爾認為:哲學是就存在者之存在去探索存在者是什么。在海德格爾那里,存在之所以重要,在于哲學或形而上學是著眼于它——從它出發、根據于它——來思考存在者整體(世界、人類和上帝)。因此,在海德格爾看來,決定著人之為人或人之本質的,是存在,是人與存在的本質關聯。存在是作為人之根據:人何以成為此在,根據存在,人才成其為本質。他說“作為根據,存在把存在者帶入其當下在場。”因此,存在的遺忘是西方哲學的危機。朱剛強調,嚴格地說,“遺忘”的不是“存在”,而是存在的“本原意義”,即所謂存在之遺忘是指人們不再從存在的本原意義理解存在。

            存在的遺忘何以成為哲學之危機,朱剛對此做了若干線索和原因的分析,他指出,不同時代對存在的理解造成對存在的遺忘狀態,而海德格爾認為存在之遺忘是通過存在之理解而自行掩蓋起來的。而存在之遺忘成為哲學之危機后又帶來三重危機:世界之危機、人之危機和上帝之危機。世界的危機就是世界被對象化、圖像化、被擺置等,人的危機就是人脫離存在、本有之源,脫離與存在的本質關聯,不再作為此在,而成為“理性的動物”,成為無家可歸的主體,科學主體、技術主體……那么,如何克服存在的遺忘及其所造成的哲學危機?海德格爾的答案是:保持住存在論差異,區分存在與存在者。存在不是存在者,要回到哲學的“初心”,從存在出發,著眼于存在,理解存在者之為存在者。

           

          會議合影

           

            在第二部分內容中,朱剛對善的遺忘與西方哲學之危機進行了詳細闡述。他指出,在列維納斯那里第一哲學不再是存在論,而是倫理學。列維納斯在《倫理學作為第一哲學》中針對海德格爾的答案提出了質疑,他說:“存在還是不存在——這就是那個問題嗎?那個最初的和最后的問題嗎?人的存在真的就在于去努力存在嗎?” 在列維納斯看來,人的本質在于善,善與哲學具有本質關聯。列維納斯認為,形而上學是對不可見者、絕對他者的欲望,而為不可見者承擔責任,就是形而上學。因此,哲學的首要問題不再是存在問題,而是善的問題。哲學之根本危機,不在于遺忘存在,而在于遺忘善:遺忘了善,人將非人。同時,列維納斯強調對他者的責任。人性就在于逆存在的法則,將自己奉獻于他人。善失去了屬人性,就喪失了與作為絕對他者的他人的關聯。那么,善如何被遺忘?朱剛主要從三個方面進行了分析,一是,在列維納斯那里,從存在出發理解善,善被還原為存在(如人的德性的實現、存在的完善、最大化的功利、普遍的道德法則等);二是人成為普遍無人性的理性,就喪失了與他人的關聯;三是“所說”對“說”的遮蔽,或者是讓非人的東西統治人。那么如何克服對善的遺忘與及其危機?朱剛認為列維納斯主要從兩個維度給予回答。一是,從存在論差異返回到倫理學差異。海德格爾認為不能把存在者理解為存在,而列維納斯認為只有記住雙方的差異,我們才不會遺忘善。我們要知道自己多吃一口,多占一個地方就是對他人的傷害。與他人為善不是口號,而是你自己面對你面前的每一個人,以善對待這個人和每一個人。二是,從所說還原到說。作為對他人的示意和致意的說,要不斷地打破所說對說的凝固。

            在講座臨近尾聲處,朱剛回到了“存在與善,何者優先?”的問題。學者們一般認為,海德格爾以存在為根據、以存在論為第一哲學的思想可追溯至亞里士多德,而列維納斯以善為首要、以倫理學為第一哲學的思想可追溯至柏拉圖的觀點,但在朱剛看來,列維納斯對善之實質的理解別有來源,它并非來自希臘傳統,而是來自希伯來傳統。關于存在優先還是善優先,這似乎是一個在希臘和希伯來之間的選擇問題。最后,朱剛提出問題與大家共勉,今天的我們,是遺忘了存在,還是遺忘了善?我們的危機究竟何在?

           

          評議人 巴黎索邦大學哲學系尚靜

           

            尚靜對講座內容給予了專業、深入的評議。同時,她提出了列維納斯對自身和他者對待問題和東方哲學中的修身工夫對于人的重要性。

            在講座互動問答環節,朱剛對與會者提出的問題給予了認真的回應。

          作者簡介

          姓名:李秀偉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王村村)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精品日韩欧美第3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