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戰爭離普通人有多遠

2021-07-05 09:07秦安
環球時報 2021-07-05
關鍵詞:網絡戰普通人網絡時代

秦安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早前聲稱,美國從阿富汗撤軍是因為“議程上還有其他非常重要的事項,包括與中國的關系”,必須集中精力和資源加以應對。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也聲稱,撤出阿富汗是為了準備下一場戰爭,即包括網絡戰在內的全面戰爭。

美國政府高官之所以發出這樣明確的信號,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世界已經進入萬物互聯、萬物可控的時代,利用網絡攻擊手段所取得的作戰效果甚至可以超越傳統戰爭。不久前,美國國會根據網絡開源情報召集海軍官員舉行了聽證會,證明美國已經開始利用網絡情報進行決策。以總體國家安全觀的視野觀察,從政治安全到核安全,無論哪一類安全風險,都與網絡安全密切相關,可以說是“牽一網而促全局”。應該看到,這場新型的網絡戰爭已經沒有前方與后方、戰時與平時之分,其范圍滲透到方方面面,甚至我們每一個人也都身處其中。

面對來自網絡空間的安全風險,我們每個人所擁有的智能手機等聯網設備都處于大數據的浪潮之中,自覺或不自覺地成為國家層面網絡對抗的一個關聯環節、一個信息元素、一個數據構成。普通人對信息安全、網絡安全乃至國家安全肩負著前所未有的責任。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變化,原因有以下三點:一是對手變了。美國正越來越多地采用開源數據和信息資料。美特戰部隊也在收集手機軟件信息。美國情報部門憑借其無孔不入的網絡監控能力,很可能使一個普通人在不知不覺中成為為美國提供有價值數據的節點。二是戰場變了。智慧城市成為新的戰略要點,關鍵信息基礎設施成為新的攻擊目標,普通人也可能因為接近敵人攻擊的關鍵目標,握有關鍵數據,成為攻擊關鍵目標的跳板。三是角色變了。我們每個人之所以與網絡對抗息息相關,是因為網絡戰的武器不僅僅局限于攻心奪志的意識形態顛覆工具,更有暴露蹤跡的重要數據,有可能毀癱現代社會運行機制的比特炸彈。普通人不再是旁觀者,也不處于大后方,“人人都在網防線、個個都是安防員”。

在大數據浪潮中,大數據處理分析能力讓“情報”的概念發生了變化。普通人如何在生產生活中注意這個問題,既關系國家安全,也涉及民生。需切實防范個人在無意間成為有價值情報的提供者,培養公民在網絡時代的新意識、新素養和新能力。

具體來說,一是意識要有。沒有網絡安全就沒有國家安全。網絡安全為人民、網絡安全靠人民。二是裝備要全。不光要有意識,還要有裝備,善于使用專業工具和軟件,可以讓人在網絡時代更加強大。三是能力要強。要能夠像用水、用電一樣用好網絡,學好網絡安全知識,提高安全防護能力。

與此同時,我們需要認識到,美國的網絡戰爭叫囂是一場國際博弈。上月底,美國新罕布什爾州民主黨參議員和得克薩斯州共和黨參議員共同提出了《聯邦網絡安全勞動力擴張法案》,該法案旨在解決政府的網絡勞動力短缺問題,特別提出兩個計劃和一個機制:即網絡安全學徒計劃、退伍軍人網絡安全培訓,以及網絡安全專業人員聯邦機構輪崗制度。由此來看,在全面培養公民網絡安全意識的基礎上,國家層面的網絡安全規劃十分必要。構筑網絡安全的數字長城需要全國一盤棋、全民總動員,實現大數據中穩政,鍛造經得起網絡時代新型風險考驗的強大力量。▲(作者是中國警察法學研究會反恐與網絡安全治理專委會常務副主任)

猜你喜歡
網絡戰普通人網絡時代
普通人拜登
360集團董事長兼CEO周鴻祎:網絡戰沒有平時和戰時之分
網絡時代
網絡時代的出租車
網絡時代
Mac 30周年
圖片新聞
蘭德公司給網絡戰支招
網絡戰,需具備四大條件
影音先锋番号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