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不敢“管”學生成多國難題

2021-07-05 09:06青木張雪婷
環球時報 2021-07-05
關鍵詞:罰站體罰懲罰

本報駐德國特約記者 青木 本報記者 張雪婷

近段時間來,一些新入教育行業的年輕老師引起人們的關注——他們踏實地完成自己的工作,不為評職稱、職位升遷搶破頭,對學生也不會過多苛責。然而另一方面,一些家長對于孩子在“輕松教育”下變得不求上進也有了擔憂。“嚴師出高徒”,是很多人認可的道理,但如今更多老師卻不得不在意“學生被批評,家長找上門”等現象。在國外,尤其是一些發達國家,教師是否應該嚴厲更是長久以來的備受爭議的話題。

對學生太過“放縱”?

在歐洲各國采訪時,《環球時報》記者經常聽到父母們的抱怨,尤其是公立學校學生的家長。家住里昂的兩位孩子的媽媽格萊斯對記者說,他們那個時代,老師與學生關系非常親近,經常帶他們去各地旅行,但又非常嚴格,對不做家庭作業、與同學吵架、破壞公共財物等事情,都被實施罰站、抄課文等懲罰。現在的老師則完全不同,尤其是年輕老師,他們把孩子們當作平等的“小大人”看待,做錯事也不會采取懲罰措施,甚至不再向家長“告狀”。這讓家長們也無奈。許多歐洲家長寄希望學校的嚴格教育,讓孩子們少走彎路,也減輕家長的教育壓力。

很多教育主管也擔心“這一屆”年輕教師缺乏激情。柏林米特區一位中學校長對記者表示,現在的年輕教師不少基本都是大學里頂尖學生,工作也都踏實認真。但是他們似乎都只把教師工作當作一門工作,而不是事業。這也會影響學生,比如更多學生愿意參加環保小組等課外活動,而不是先提高成績。

老師不敢“管”學生,除了其自身原因外,也有不敢“招惹麻煩”的心態因素。幾年前,德國西部小城卡爾斯特的一名音樂課教師因6年級學生在課堂上太鬧,讓學生抄寫音樂家生平,并晚些下課。一名學生與教師發生推搡。老師之后以“限制人身自由”被檢察機關起訴,之后被要求接受繼續教育并罰款。

“體罰”退出歷史舞臺

在幾十年前,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體罰都是學校常見的現象。很多國家都曾實施過教師用竹條或直尺打學生手心或身體的懲罰。德國洪堡大學基礎教育學者戴爾坎普對《環球時報》記者說,現在教育制度對教師的約束更加嚴格。二戰后,歐洲國家紛紛

修訂各種法律,對教師行為進行限制。到上世紀80年代左右,許多國家已全面禁止體罰學生,甚至連罰站墻角這種行為也禁止。家長體罰自己的孩子也大多數歐洲國家禁止。

日本雖然19世紀末就開始宣傳學校禁止體罰,但基本持續到上世紀末仍然存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日本學校里,教師要求學生罰站的現象依然普遍。神戶市教師工會曾在1987年進行過一次教師調查,近半的教師都認為體罰學生是必要的,且中學老師(60%)遠高于小學老師(47%)。1990年后,日本不斷出臺法律,禁止教師對學生實施體罰。美國則不同州有很大差別。目前為止,一部分州仍然沒有實施法律禁止體罰學生。直到今年,仍然有新聞報道稱佛羅里達州等地區有學校對學生實施體罰,導致學生受傷嚴重。在一些禁止體罰的地區,學校同時也禁止罰站、抄寫等懲罰措施。

適度方式教育學生

由于各國越來越重視學生的人權和安全問題,這也讓一些教師陷入矛盾:究竟應該使用多大力度,才能不讓學生受到心理傷害,又能對其進行教育?

現在,歐洲學校針對教師的暴力事件頻發發生。德國教師工會此前的調查顯示,6%的教師曾受到過學生的暴力襲擊,受到學生和家長辱罵的更多。更有教師擔心對孩子嚴格教育,導致孩子反抗。

歐洲學校如今有一些“嚴格而適度”措施來懲罰孩子的過失。這些懲罰包括抄寫、在操場上撿垃圾、除草、清除涂鴉、提前到校以及打掃教室、餐廳等方式。個別學校還設立設立“禁閉室”,讓他們“面壁思過”。而對逃課的學生,可以向父母罰款。如果學生屢教不改,可以開除這名學生。

日本一些學校則通過請家長到學校私談來解決問題,不一定是因學生“犯了事”,有時也會因學生的成績、或對其未來升學發展有一些建議,和家長進行討論。有日本家長對《環球時報》記者說,自己的孩子比較靦腆,上課并不淘氣,但是成績一般。老師用私下和家長交談的方式,可以保護孩子的尊嚴,也讓家長了解孩子的現狀,雙方可以一同探討最優解決方案。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家長都認同“老師把擔子扔給家長”的方式。在美國居住的華人家長于女士就對記者表示,讓孩子去學校就是希望校方能分擔教育的責任,“如果學校也把責任推給家庭,那還有什么上學的必要”?于女士的孩子如今已上大學,此前在當地一所公立學校上學。她介紹稱,美國的公立學校帶有慈善性質,保證的是全民教育,因此學習環境非常輕松,只能做到教授最基礎的知識,對于大部分華人家庭來說并無法滿足需求。這讓她很擔憂,“每天上課就是在涂顏色做手工,以后在社會上難有競爭力”。由于家里無法負擔孩子去上昂貴的私立精英學校,于女士便讓孩子通過跳級考試連跳兩級,這樣即使老師仍奉行“輕松教育”,孩子也能感受到合理的學習壓力,追求上進。

實際上,西方國家也在反思“輕松教育”對學生的負面影響。面對亞洲國家的不斷進步,歐洲國家也越來越擔心教育質量變差,一些國家的教育部門準備汲取亞洲教育的長處。而歐洲學校的家長委員會通常擁有強大的參與學校管理權限,這兩年也開始加大對學校施壓,以便采取措施改變現狀。▲

猜你喜歡
罰站體罰懲罰
畫與理
航空信帶來的懲罰
“罰站”
明確懲戒的方式與尺度
美國部分學校為何允許體罰學生
罰站之各科老師版
蠶寶寶流浪記
有些傷痛,愛也無法撫平
真正的懲罰等
航空信帶來的懲罰
影音先锋番号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