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日本政壇推動對華強硬

2021-07-05 09:04蔣豐
環球時報 2021-07-05
關鍵詞:岸信麻生麻生太郎

本報駐日本特約記者 蔣豐

日本在中美之間保持相對平衡的外交政策要變了?自今年4月,美日在首腦聯合聲明中時隔半個世紀首次提及臺灣,這個問題就經常被提及。最近一個多月,日本高官又密集挑釁中國,頻頻“插嘴”臺灣事務:防衛大臣岸信夫在國際會議場合以及接受媒體采訪時大談“臺灣的和平與穩定跟日本直接相關”;副防衛大臣中山泰秀大放厥詞,聲稱“要保護臺灣這個民主國家”。日本似乎正緊跟美國,越來越露骨地展現對華強硬。導致日本態度出現變化的原因是多重的,其中,也與日本政治核心形成了一個鷹派團隊有直接聯系。該團隊成員除了現任首相菅義偉,還有岸信夫、日本副首相兼財務大臣和金融擔當大臣麻生太郎、自民黨稅制調查會長甘利明以及前首相安倍晉三。

從政之前,他就開始與臺灣打交道

進入2021年,日本涉臺小動作頻繁出現,據《環球時報》記者觀察,主要有四種表現:官員在國際會議發表涉臺言論,或者在會后出臺的政治文件包含涉臺內容;政治人物出現涉及對臺定位的“口誤”,試圖混淆視聽;自民黨內的“友臺派”國會議員蠢蠢欲動,試圖成立各種組織并積極活動;日本以“購買鳳梨”“贈送疫苗”等方式籠絡臺灣民心。

新加坡《聯合早報》說,“70后”中山泰秀是日本國會跨黨派“友臺”組織“日華議員懇談會”成員,他和岸信夫都曾在去年訪問臺灣吊唁李登輝。去年12月底,拜登當選美國總統但還未正式上任時,中山泰秀曾稱,臺灣的安全是“紅線”,他呼吁拜登在支持臺灣面對大陸“來犯”時必須“硬起來”。

至于岸信夫,日本上智大學教授中野晃一說,他與臺灣的交情在日本眾所周知,此人可能是保守派中最重要的“友臺”政治人物。據臺灣“風傳媒”報道,岸信夫是“日華議員懇談會”干事長,支持臺灣參加世界衛生組織、國際民航組織,與臺灣政壇人物交流密切。2015年10月,當時是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拜訪安倍晉三的家鄉山口縣時,就是由岸信夫全程陪同。蔡英文兩次當選臺灣地區領導人,他都親自祝賀。岸信夫還與賴清德、蘇嘉全等人見過面。日本政壇任何支持臺灣的行動常常能看到岸信夫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去年,時任日本副外相的岸信夫曾在日本一家政論雜志撰文稱,期待美日臺進行安全保障對話。他對美國“比以往更支持”臺灣的做法給予肯定。岸信夫的這一表態被認為是呼應蔡英文接受《產經新聞》專訪時的內容。后者當時稱,臺日在提升對話層級、信息交換、網軍應對等安全事務上仍有合作空間。

“風傳媒”說,除了“友臺”,岸信夫還是多個右翼團體的成員,比如日本會議、神道政治聯盟國會議員懇談會等。他支持修憲、支持對日本能否部署核武器進行辯論、否認日本曾在二戰期間強征“慰安婦”等。

眾所周知,岸信夫是安倍晉三的弟弟,其外祖父岸信介是知名“友臺派”,外叔公是佐藤榮作,他和岸信介是日本二戰后“唯二”以在任首相身份訪問臺灣的領導人。因為岸信介的長子膝下無子,岸信夫一出生就過繼給舅舅,成為岸家長子,直到要上大學時申請戶籍謄本,看到自己的身份是“養子”,他才知道自己出身安倍家。

岸信夫從政時間比較晚,從慶應義塾大學畢業后,他在日本知名的住友商事工作了約20年,有一段時間負責農業,專門與臺灣打交道,與臺灣南部的農家關系很好。從政以后,岸信夫做了十幾年的國會議員,先是在參議院,后來到了眾議院。為了避嫌,他直到安倍卸任首相后才擔任大臣。

《聯合早報》說,日本防衛省的一號和二號人物都是“挺臺”色彩較重的人物,但在談及臺灣問題時,他們都是將其放在日本國家安全與利益的框架中審視,這也反映出日本對臺灣問題的焦慮更多出于對自身安全利益的考量。

他曾被安倍極力挽留

麻生太郎經常被媒體嘲笑為“大嘴政治家”。他曾稱希特勒對猶太人犯下的罪行“動機正確”,抱怨“只會吃喝、不運動”的老年人經常去看病導致醫療費用高漲,說“生兩胎是夫婦起碼的義務”。對于日本決定排放核污染水引發眾怒,麻生狡辯稱:“有人說‘太平洋不是日本的下水道,那難道太平洋是中國的下水道嗎?”由于麻生太郎說過的錯話太多,不少日本網民整理了他的“大嘴語錄”,甚至還有制作精良的“永久保存版”和加入最新言論的“擴充版”。

然而,麻生終究是在日本政壇混跡多年的保守派政治人物,如今可謂“位高權重”。他出身政商世家,母系的高祖父是“明治維新三杰”之一的大久保利通;外曾祖父牧野伸顯為大久保利通次子,官至外務大臣、宮內大臣、內大

臣;外祖父吉田茂是牧野伸顯的女婿,曾數次擔任首相。父系的麻生家族是九州著名地方財閥,以采礦業起家,二戰期間曾強征數萬名朝鮮、中國勞工以及英國、荷蘭等國戰俘進行生產。2008年至2009年,麻生擔任日本首相。

麻生太郎帶有明顯的右翼色彩,2005年至2007年擔任外相期間,他發表過“價值觀外交”“自由與繁榮之弧”等看法,明顯針對中國。在參拜靖國神社這樣的敏感歷史問題上,他還提出過將神社轉換為與宗教無關、由國家管理的機構這一想法,引發日本是否會再度走向“政教合一”的擔憂。在麻生太郎的“胡言亂語”中,經常能看到其討好日本右翼反華勢力的嘴臉。

甘利明也是日本老牌政客,從1983年連任議員至今,歷任勞動大臣、經濟產業大臣、內閣府特命擔當大臣(規制改革)、經濟再生擔當大臣等。

2020年,日本自民黨“規則形成戰略議員聯盟”舉行了一次會議,對于禁止TikTok等中國應用軟件議題進行了討論。牽頭召開這次會議的正是甘利明。2019年,他還曾要求日本政府效仿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在首相官邸設立一個

經濟外交和安全保障領導機構,聲稱“期待它能引發針對中國的討論,進而產生遏制作用”。

甘利明是安倍晉三的親信,為安倍2012 年重新上臺執政立下大功。2016年,時任日本經濟再生擔當大臣的甘利明被爆曾接受某建筑公司好處費,作為幫助該公司從日本都市再生機構獲得補償金的謝禮,他后來因此辭職。有日媒

當時報道說,安倍直到最后一刻都在極力挽留甘利明。當后者透露出辭職之意時,安倍稱“能夠解釋清楚”,“我將從正面給予支持”,據說,甘利明聽后眼睛都濕潤了。過了一段時間,甘利明再度決定辭職,當安倍試圖挽留時,他低下頭說“請成全我”,最終獲得同意。

活躍在日本國會的“3A”

“對安倍而言,甘利明的辭職構成了跟其政權‘存亡危機不相上下的沖擊。”《日本經濟新聞》2016年曾刊文說,這不僅因為他是推進“安倍經濟學”的重要人物,更關鍵的是,他是當時權力結構的基石,是構成內閣中樞的安倍“盟友四重奏”的平衡器。

這“四重奏”指的就是安倍、菅義偉、麻生太郎和甘利明,如今,他們在日本政壇中的影響力依然舉足輕重。“安倍晉三及其盟友在國會中塑造印太政策。”《日經亞洲評論》6月報道說,安倍、甘利明和麻生太郎正在對日本的外交政策施加影響力,同時在選擇政界未來的接班人選上扮演關鍵角色。他們被稱為“3A”,因為這三個人的姓氏中都帶有“A”。對于他們如今在日本政壇的威望,日媒描述了一個場景:6月,曾任日本外相的岸田文雄成立了一個議員小組,邀請“3A”參加首次會議。他在會上拿自己姓氏中帶有“K”開玩笑地說:“在3個A面前,K想解釋一下這個小組成立的目的。”

“3A”如今活躍于日本國會多個小組。6月8日,他們成為“日澳國會議員聯盟”的高級顧問或者顧問,致力于加速推進日澳之間經濟與安全事務的雙邊合作。同一天,安倍成為“自由與開放印太小組”的高級顧問。《日經亞洲評論》稱,這兩個小組都帶有遏制中國的色彩。5月,自民黨成立了半導體戰略工作小組,甘利明擔任主席,安倍和麻生是高級顧問,該小組建立的目標是打造不依賴中國的供應鏈。甘利明曾稱,在半導體領域,日本應從安全角度出發,只與盟國和“意見相同”的國家進行合作,不能引入中國企業,對韓國也必須小心對待。

如今,安倍雖然退居幕后,但他被認為是影響目前菅義偉內閣政策制定最重要的人物。在安倍執政期間,他對中日關系保持了比較靈活和務實的姿態,但其鷹派底色仍在。安倍政府曾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則”、解禁集體自衛權,通過多項舉措弱化了日本和平憲法對軍事活動的限制。他卸任日本首相后,參拜了靖國神社。▲

猜你喜歡
岸信麻生麻生太郎
安倍親弟弟“入閣”掌兵權
安倍胞弟入閣守護家族政治榮耀
安倍重用弟弟強化“安倍外交”
日本政府企圖修改憲法消除撤軍障礙
麻生被自家人“逼宮”
麻生秀英語,白宮沒聽懂
麻生遭遇 新一輪“打擊潮”
麻生急得咬手指
麻生大秀毛筆字
影音先锋番号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