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款利率定價機制調整:改革意義大于調息意義

2021-07-01 14:50張瑜楊軼婷
股市動態分析 2021年13期
關鍵詞:大額基準利率存單

張瑜 楊軼婷

2021年6月1日,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工作會議召開,會議內容之一是審議通過了優化存款利率自律管理方案。

存款定價機制可能怎么變?

2021年6月1日,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工作會議召開,會議內容之一是審議通過了優化存款利率自律管理方案,要求要優化存款利率監管,加強存款利率自律管理,引導金融機構自主合理定價。

截至目前,央行尚未公布優化存款利率自律管理方案的具體內容,但據新聞媒體,本次方案擬將商業銀行存款利率上浮的定價方式,由現行的“基準利率×倍數”改為“基準利率+基點”,在轉換定價方式的同時,對不同類型的商業銀行設置不同的最高加點上限。據財新網:1)對于活期存款,四大行利率不高于基準利率加10BP,其他機構不高于基準利率加20BP;2)對于3個月、6個月、1年以及3年期定期存款,要求四大行調整后的利率不高于基準利率加50BP,其他機構不高于基準利率加75BP,5年期定期存款沒有同期限基準利率,利率上限參考3年期;3)對于大額存單,要求大行調整后的利率不高于基準利率加60BP、其他機構不高于基準利率加80BP。

假如存款利率定價方式轉變為“基準利率+基點”,哪部分存款受影響較大?以掛牌利率定價的定期存款,四大行和股份行均不受影響,部分中小銀行長期定存掛牌利率可能需要小幅調降,比如日照銀行3年個人定存掛牌利率為3.575%,溫州民商銀行3年定存掛牌利率3.52%,均小幅超出了新上限3.5%。差異化定價的各類創新型定存產品和大額存單,則無論是大行小行,都有一批長期限品種需要下調利率。這里我們在圖1中列舉了部分例子。

存款定價機制為什么要變?

首先,定價方式轉為“基準利率+基點”,是利率市場化大勢所趨,也有利于精細化調整。對比貸款利率定價方式在2019年轉換為“LPR+基點”后,存款端利率市場化進程始終晚了一步,主要還是政策考慮避免令商業銀行陷入負債端價格戰。此次定價方式調整,基準利率為錨保證了存款基準利率的壓艙石作用,加點形式定上限則有利于存款利率跟隨貸款利率小步跟進(對比之下基準利率×倍數法下長端利率調整幅度過大),是利率市場化的溫和一步。

其次,有利于進一步破除存款利率剛性。由于銀行端攬存壓力較大,銀行存款成本剛性問題始終較為突出。尤其是今年一季度,銀行存款利率再次抬升,金融機構大額存單發行規模同比亦再次增長。回顧2020年以來,央行持續通過監管手段應對銀行高息攬儲和負債剛性的壓力。但各類存款產品層出不窮,結構性存款之外有大額存單,大額存單之外有創新型定期儲蓄產品。此次存款利率定價機制的轉換,沿承了同一政策目標,但在治理手段上更接近問題源頭,在定價機制上直接作出了指導。

最重要的是,商業銀行凈息差收窄的壓力已經阻礙了貸款利率的進一步下行,負債成本壓力的緩和有利于銀行進一步讓利實體。2021年一季度,金融機構一般貸款加權平均利率僵持在5.3%,企業貸款加權平均利率還小幅抬升了2bp至4.63%。在這背后,一季度商業銀行凈息差繼續壓降至2.07%,中小行壓力尤大,城商行和農商行凈息差已達歷史低位。我們認為,凈息差繼續壓降的原因,一是2021年部分按揭貸款開始重新定價利率有小幅下調,二是信貸結構的持續調整增加了銀行資產端的壓力(比如房地產貸款集中度要求、經營貸流向調查)。

存款定價機制變化對市場有何影響?

首先,改革是主要目的,調息是小部分存款為滿足新機制帶來的附加影響,存款定價機制變化并不等于降息。市場部分投資者傾向把存款利率定價機制變化衍生為“降息”,我們認為可能不妥。從實際影響范圍看,面臨利率調整壓力的主要是大額存單和各類創新型定存產品中的長期限品種,規模有限。由于大額存單和創新型存款產品的規模數據缺失,這里我們粗略估算。以大額存單為例,自2015年開啟發行以來,截至2021年一季度累計發行規模約50萬億,實際發行期限估計1年占比20%,3年占比50%,那么目前存量規模應當不超過30萬億,對比金融機構存量規模為223萬億,占比在13%以內。

其次,政策主要目標是限制高息攬儲行為,以此推動實際貸款利率繼續降低,引導金融機構繼續讓利實體,短期內部分銀行可能要面對存款流失,進而推高同業負債壓力。類似的例子如去年年中監管直接要求壓降結構性存款規模,打擊類存款產品,要求銀行讓利1.5萬億,導致下半年銀行面臨嚴重的存款荒,銀行同業負債壓力顯現,同業存單利率與銀行間資金利率快速抬升。不過,由于本次治理是從“價”著手,從源頭入手緩緩圖之,且需要調整規模有限,對比去年直接從“量”上打擊,預計影響較小,會溫和很多。

圖1:各類銀行凈息差變化情況

最后,落地到資產。對債市利率而言,決定利率中長期趨勢的還是基本面,5月經濟數據的小幅走弱及通脹數據的攀高,初步驗證了我們對于經濟走向“類滯脹”的觀點,利率在這一時期對于經濟增長和通脹變化表現脫敏,多呈震蕩走勢。短期內,我們仍然認為利率已經過了最佳的波段機會,當前3.12%左右的水平向下空間有限,且在5月份資金面偶然的被動式寬松后,DR007基本已經回到了政策合意水平,未來大概率圍繞2.2%波動。本次定價機制變化雖然可能帶來銀行同業負債壓力,但是考慮到需要進行價格調整的存款規模有限,預計影響較小。對權益而言,部分企業和居民的資金可能轉向表外資管產品,甚至直接轉向股票市場,帶來小部分增量資金。但我們仍然提示超額流動性壓縮、通脹上行的背景下,權益市場下半年依然面對壓估值的可能性。

猜你喜歡
大額基準利率存單
大額存單“拼息”
影音先锋番号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