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指數中期反彈浪進行中

2021-07-01 14:50臥龍
股市動態分析 2021年13期
關鍵詞:匯價走勢美元兌

臥龍

2020年(庚子年)全球范圍內爆發Covid-19疫情,病毒肆虐全世界,至今超過1.7億人染疫,僅僅是印度就有超過3000萬病例。美聯儲為保經濟使出無限QE絕招,大放水之下,開始時美元一度升值,美元指數直逼2017年初高位——2017年美元指數最高103.44點,2020年最高102.99點,僅僅相差0.45點!之后美元指數一路下滑,今年初最低見89.21點,5月見次低點89.54點,踏入6月,美元指數急促反彈,一度回到92.41點,原因是美聯儲本月議息會議上突然由鴿轉鷹,謂通脹較預期高。雖然美聯儲繼續維持利率不變,點陣圖顯示2023年底將加息兩次,但最重要的是美聯儲將何時縮減QE規模,現在每月800億國債購買速度何時減緩?然而,美聯儲是否真真由鴿轉鷹?經濟層面允許其轉鷹?

美元指數是衡量美元國際外匯市場匯率變化的綜合指標,由美元對六個主要國際貨幣匯率經加權幾何平均數計算所得。1973年3月,布雷頓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 System)崩潰之后,美元指數以100點為起點起航。其中歐元權重為57.6%,日元為13.6%,英鎊為11.9%,加幣為9.1%,瑞典克朗占4.2%,瑞士法郎占3.6%。美元指數曾經于歐元面世時做過一次調整,并不會定期調整。通常影響美元指數走勢有幾個因素,包括美國聯邦基金利率、CRB指數(商品價格)、歐元匯率、國際金價走勢等。

美元指數1970年代以來,幾次大起大落。1978年最低88點,升至1985年2月最高164點,升幅86%;1985年164點跌至1992年最低78點,跌幅52%;1992年78點升至2001年最高121點,升幅55%;2001年121點跌至2008年最低70點,跌幅42%;2008年70點升至2017年最高103點,升幅47%。

仔細觀察1985年2月至1992年9月跌市、1992年9月至2002年1月升市及2002年1月至2008年3月跌市,三次走勢均為ABC3浪模式,再加上波動幅度收窄,因此我認為美元指數正處于一個下跌傾斜三角形中:

1985年2月164點跌至1987年12月85點為浪A,1987年12月85點至1992年3月為弱勢三角形浪B,1992年3月跌至9月78點為浪C;

1992年9月78點升至1994年2月97點為浪A,1994年2月97點回落至1995年4月80點為浪B,1995年4月80點升至2001年7月121點為浪C;

2001年7月121點跌至2004年10月80點為浪A,2004年10月80點反彈至2005年11月92點為浪B,2005年11月92點跌至2008年3月70點為浪C。

2008年3月至2017年1月升市,仍為3浪模式:2008年3月70點升至2009年3月89點為浪A,2009年3月89點回落至2011年5月72點為浪B,2011年5月72點升至2017年103點為浪C。故此,預計2017年1月高位所展開跌市,仍然是3浪模式。

1985年2月至1992年9月下跌浪及2002年1月至2008年3月下跌浪,相同之處乃浪A較長浪C較短小。于是再次預測2017年初至今下跌浪仍是類似走勢——浪A長但浪C短。初步來看,將2017年1月103點跌至2018年2月為A浪(1),月線圖上這一段為5浪結構。2018年2月回升至2020年3月為A浪(2),此后進入A浪(3)下跌。

A浪(3)之中,2020年3月20日102.99點跌至今年1月6日89.21點為(3)浪1。再細分(3)浪1,小浪(i)由3月20日跌至3月27日,小浪(ii)由3月27日反彈至4月6日,4月6日展開小浪(iii)下跌,至去年9月1日低點結束,然后反彈小浪(iv)至9月25日。小浪(v)最后一跌于今年1月6日結束。

去年12月11日拙作《美元指數跌破長期上升趨勢線》中,曾預測:“目前正處于(v)浪iii尾聲或已經進入(v)5浪iv反彈階段。小浪(v)可能于明年3月份前結束。之后,美元指數將出現大幅反彈走勢。”回頭再看,美元指數見底時間非常早,而反彈幅度在預期之內——通常是前期下跌浪(iv)范圍內。當前美元指數走勢已經結束(3)浪1下跌,處于(3)浪2反彈之中,仍然是3浪模式。1月6日低點反彈至3月31日93.44點為2浪(.a),93.44點回落至5月25日89.54點為2浪(.b),之后進入2浪(.c)反彈。相信前面89.54點反彈高位將被打破,才結束2浪(.c)。

波浪理論分析走勢,旨在反映市場心理變化,美聯儲縮減QE或者加息,均由基本面決定。倘若Covid-19病毒變種不斷增強,而各國防疫措施無法解除甚至不能放寬,QE又如何能縮減?再者,拜登政府推出大規模基建政策,印錢可以減少嗎?另外,美元指數次選數浪方式亦表明,始自今年初低點反彈可能是第4小浪反彈。而整個大勢而言,2017年初高位至今為一組某個級別abc下跌,去年3月20日反彈高點以來下跌為浪c。如此,在今年下半年結束小浪4后進入小浪5下跌,以完成abc3浪模式走勢。

上面分析美元指數走勢,各位自然更關心美元兌人民幣走勢。去年以來,美元持續下跌,人民幣匯價上升,財政、金融官員自然著急,因人民幣過分升值對出口不利。官方自然希望人民幣匯率在區間內穩定,即所謂雙向波動。

1994年初1美元兌8.7人民幣見頂后一路下跌,至2014年1月跌至6.04人民幣,大致上看作一組5浪下跌。其后反彈可以看作一組3浪或者等效3浪模式。就目前而言,美元對人民幣大致上有兩種可能性:

其一,2014年1月低點至2016年12月6.96元人民幣為浪A,2016年12月至今仍在浪B中。浪B為一個不規則型態,可能是擴張平臺,亦可能是強勢平臺。前者將跌破2018年3月低點6.24人民幣,而后者將在6.24人民幣之上結束浪B。2016年12月至2018年3月為B浪(a),2018年3月低點升至2019年9月為B浪(b),2019年9月高位至今為B浪(c)。浪(c)中,美元兌人民幣匯價走勢于2019年9月及今年5月形成雙頂走勢。2019年9月7.18人民幣跌至2020年1月6.84人民幣為(c)浪1,6.84人民幣反彈至今年5月最高7.17為(c)浪2,7.17人民幣至今年1月為(c)浪3。此后進入(c)浪4反彈。《美元指數跌破長期上升趨勢線》一文中曾預測:“估計明年第一季度將結束(c)浪3,轉而進入(c)浪4反彈,之后仍有(c)浪5最后一跌。(c)浪5之后,結束整個B浪,繼而進入C浪一組5浪上升。”目前看正是如此走法。

其二,2014年初展開反彈浪,型態上是雙重鋸齒型:ABC-X-ABC,至2019年9月7.18人民幣結束,此后下跌為新一輪推動浪。中期走勢與第一種可能性類似。

兩種可能性,反映對人民幣匯價后市截然不同看法,南轅北轍,因外匯市場變幻莫測,很難說哪一種可能性更大,唯有繼續觀察。

猜你喜歡
匯價走勢美元兌
全球主要指數走勢點評
全球主要指數走勢點評
全球主要指數走勢點評
全球主要指數走勢點評
全球主要指數走勢點評
全球主要指數走勢點評
影音先锋番号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