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i58ww"><kbd id="i58ww"></kbd></small>
      <menu id="i58ww"></menu>

    <rp id="i58ww"></rp>
    <sub id="i58ww"><dl id="i58ww"></dl></sub><sub id="i58ww"><dl id="i58ww"></dl></sub>

    <small id="i58ww"><kbd id="i58ww"></kbd></small>
      <video id="i58ww"></video>

      <source id="i58ww"></source>
      1. <rp id="i58ww"><legend id="i58ww"><tt id="i58ww"></tt></legend></rp>

           首頁 >> 管理學 >> 公共管理
          提升超大城市流行病韌性治理能力
          2022年06月06日 16:5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陶希東 字號
          2022年06月06日 16:5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陶希東
          關鍵詞:城市流行病;城市規劃設計

          內容摘要:

          關鍵詞:城市流行病;城市規劃設計

          作者簡介:

            人類發展史就是一部人與各類傳染病進行斗爭的歷史。一些致命性強、傳播速度快的傳染病,不僅給人類生命和健康帶來損傷,甚至會改變歷史軌跡和進程,如人類歷史上發生過的雅典瘟疫(公元前430年)、安東尼瘟疫(公元2世紀左右)、查士丁尼瘟疫(公元542年)、黑死病(1347年)、霍亂(第一次爆發1816年)、西班牙流感(1918年)和天花等流行病。流行病帶來的嚴重城市災難、疾病與死亡,給不同國家的環境、社會、經濟乃至個人心理健康造成了巨大損失。

            面對各種不確定性的傳染病風險,全國各地尤其是人口規模巨大的超大城市,既要總結三年來我國疫情精準防控、動態清零的成功經驗,更要盯緊疫情防控中暴露的短板和不足,做好核酸檢測、床位醫療資源、人力資源、應急管理機制、生活物資保供、社區管理等各方面的準備,一旦發現疫情,要堅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以快制快,將疫情傳播控制在最小范圍,有效快速鎖定傳染源,實行精準化管控,實現“動態清零”,確保以最小成本取得最大程度的防控效果,增強城市的韌性。

            一是,注重科技研發和病例數據研究,全面增強應對流行病的精準化、科學化防控能力。流行病防控,既是一項關乎人民群眾生死存亡的重大政治問題,更是一項需要遵循病毒演化傳播規律的科學問題。在現代社會,面對急性快速傳播的流行病,依靠科學力量,第一時間查明傳染源、傳播機制并研發疫苗,通過加大疫苗接種率保護更多人的生命健康,是除了隔離外的疫情防控之策。但需要指出的是,病毒會不斷發生變異,新毒株的致病性、傳染性也會發生變化,這勢必對疫苗及防疫政策的有效性帶來沖擊,政府適時做出正確、合理、科學、及時的防疫決策,至關重要。為此,筆者以為,超大城市在應對流行病的全周期治理中,要高度重視科研工作,應建設全國一流的生物安全實驗室,培養一批全國一流的流行病科研團隊和專家力量,具備一流的研發能力和數據分析能力,力爭全面掌握病毒變異及傳播情況,時時與“病毒”賽跑,對新情況、新問題要做出最快速、最權威、最科學的研究結論,研發最有效的疫苗和藥物,以權威科學的數據報告、病理性解釋、社會性實證,增強公眾對“動態清零”防疫政策的支持,最大程度地提高政府治理的韌性程度。

            二是,注重優化城市規劃設計,全面擴展儲備滿足流行病隔離管控需求的空間容納能力。面對致病性強、傳播速度快的大流行病,自古以來最有效的防控辦法就是對感染者實施一定期限的空間隔離。但在傳統的城市規劃設計模式下,一些防范流行病的空間設施并未納入城市規劃的總體部署之中,超大城市在面臨病毒快速傳播、大規模感染的時候,除了“封控禁足”外,“感染者到哪里隔離”成為了政府的首要難題。2003年北京小湯山醫院和2020年初武漢雷神山、火神山專科醫院的“神速”建設以及方艙醫院的改建,對北京防范SARS病毒、武漢防范新冠肺炎疫情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這表明,面對不確定性流行病,針對可能出現的規模化隔離需求,超大城市需要有效的設施防備、響應和緩解策略,包括規劃新建專業傳染病防治醫院、定點醫院資源改建、體育場展覽館等大型公共設施改建為方艙醫院等。政府除了規劃建設一批新的傳染病專業醫院外,還要有其他空間設施改建或功能轉換的預案、標準、政策,始終擁有一定人口比例的感染者治療和隔離床位數,以滿足大規模快速轉運隔離需求,防止無法實現“應收盡收”而造成更大范圍的傳播感染。

            三是,注重縱橫向政府間關系,全面增強應對疫情管控中的醫療服務、生活保障能力。從現有經驗來看,當一個大城市出現集聚性、規模化疫情時,為了收治病人、開展核酸檢測,必然會造成對現有醫療資源的擠兌,尤其是當醫院、小區、企事業單位、商超、菜場等在實施精準封控時,大量普通居民的生活物資保障和應急就醫需求,就成為城市最嚴峻的治理挑戰。如果城市現有的醫療人力資源、物資保障供給渠道、志愿服務能力等超出現實需求、無法運轉,勢必會發生一些意想不到、不合情理的防疫悲劇,引發人民群眾的怨言,政府公信力受到損傷。在這個時候,在黨中央的集中統一領導下,疫情重點省市及時啟動“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鄰近跨區域聯防聯控機制,無障礙從鄰近省區補給醫護人員、物資用品、志愿力量,是疫情地區有效應對封控挑戰的必然選擇。為此,超大城市除了強化醫療儲備、物資保障、志愿服務外,要建立健全與上層政府、鄰近省市之間跨層級、跨區域應急聯防聯控機制,一旦進入全域靜態的封控階段,第一時間啟動跨區域聯控機制,聯合創造防疫人員、保障物資、交通工具等跨區域無障礙流動的條件,在抗擊疫情中充分彰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

            

            (作者系上海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

          作者簡介

          姓名:陶希東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閆琪)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精品日韩欧美第37页